标王 热搜: 皮卡  野战  冷藏车  救护车  依维柯  工程车  服务车  宣传车  全顺救护车  体检车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20个关键词演绎2018车事风云录
 [打印]添加时间:2019-01-14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353
 20个关键词演绎2018车事风云录

  回首2018年,汽车产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革与发展。高增长不再是车市的惯例,负增长出现。而开放与管理,同步推动着中国汽车市场的前进步伐。
2018,汽车产业更加开放。外资股比放开,华晨宝马成为首家打破外资股比限制的车企,特斯拉在华建厂推进;越来越多的跨界选手出现在汽车业中。
2018,汽车产业更加规范。双积分政策正式出炉,车企节能减排考核更加严格,推动新能源产业的进一步发展;低速电动车扩张遭禁,产业监管更趋严格;自动驾驶路测规范发布,行业发展,标准先行。
2018,车企经历更严峻的销量考验。奔驰、奥迪、宝马、凯迪拉克等品牌依旧是消费者的宠儿;东风日产、广汽丰田等品牌销量持续上扬;海马等不少车企则未完成既定销量目标,铃木退出中国……市场的考验与淘汰仍在继续。
2018,造车新势力表现有喜有忧。蔚来汽车在2018年成为首个实现万辆交付的造车新势力。但造车新势力们少数交付、大部分还未量产的现实让未来的发展充满变数,后续资金链、大批量交付、生产资质、服务体系等问题将日益凸显。
2018,车企上市成为潮流。蔚来在美上市,成为造车新势力第一股;北汽蓝谷在A股上市,展现新能源汽车产业活力;一汽集团再次谋求打包整体上市,但由于资金等问题,上市之路频频受阻。
2018,车企人事继续更迭。传奇人物马尔乔内猝然离世,留下庞大的FCA集团与未竟的汽车梦;迪斯成为大众集团新任掌门人,同时掌管中国市场业务;“成本杀手”卡洛斯·戈恩因涉嫌违反金融交易法而身陷囹圄,日产、雷诺集团内部的变革因此展开。
2018,汽车产业难逃“寒冬”。中国车市正经历30年以来最寒冷的冬天。据中汽协官方数据,2018年1-11月新车销量为2541.97万辆,同比下跌1.65%,全年负增长只差“临门一脚”。
2018,有喜有悲,有苦有乐。不管是中国车企,还是跨国车企,面临的市场机会与考验都是相同的。新京报汽车为此选择20个关键词,多视角、多维度点评2018年汽车众生相。
行业
1 寒冬
车市首迎负增长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我国汽车市场销量出现下滑,截至11月末已连续5个月销量呈现负增长。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8年全年汽车市场销量约为2800万辆,将呈现3%的下滑幅度。这意味着我国汽车市场年度销量将出现自1990年至今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
点评:在经过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后,我国汽车产销基数已非常大,2017年达到了2940万辆的产销规模,在此基数上实现持续高增长较难实现。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曾表示,从目前形势来看,汽车产销高速增长的时期已经过去,低速增长或是未来发展常态。
2 交锋
中美贸易摩擦影响汽车业
2018年6月25日,中美贸易摩擦开启,中美双方互对部分进口商品加征25%关税,美产进口车品牌因加征关税而价格一度上扬,完全依赖进口的特斯拉Model S和Model X价格上涨最高超过25万元。随着中美进一步磋商,我国财政部2018年12月14日表示,将从2019年1月1日起,对美国制造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暂停加征关税3个月,特斯拉、宝马等品牌随即宣布下调售价。
点评:事实上,中美两国之间的汽车出口规模相对较小。据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向美国出口汽车5.33万辆,美国向中国出口汽车28.02万辆。因此,中美贸易摩擦对于进口车市场的影响有限,但对汽车零部件市场冲击较大。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中国汽车零部件很多来自美国,波及面较广,因此贸易纷争对中国汽车零部件的出口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3 落地
双积分政策施行
2017年9月28日,《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出炉,2018年4月1日起,双积分政策正式施行。对燃油乘用车年度生产量或者进口量不满3万辆的乘用车企业不设定新能源汽车积分比例要求;达到3万辆以上的乘用车企业,从2019年开始设定积分比例要求,2019年积分比例要求为10%;其中油耗积分可转让给关联企业或结转,新能源汽车积分可自由交易但不得结转,2019年开始考核。
点评:双积分政策正式施行后,高油耗企业承压明显,双积分为负数的企业或将面临暂停高油耗产品申报和生产等一系列处罚。我国自主企业的发展较为依赖高油耗的SUV车型,双积分政策实施后车企也将面临更加严苛的考核。双积分政策的颁布有利于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鼓励车企加速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和布局。
4 开放
外资股比放开
2018年4月,博鳌亚洲论坛上释放将放宽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信号。2018年4月17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称将于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点评:股比放开后,外资车企将向中国市场导入更多车型,中国汽车市场的产品更加丰富,中国车企直面跨国公司的竞争,这也有利于中国汽车品牌提高竞争能力和研发水平,深度改变中国汽车业的竞争形态。
5 支持
代工生产模式获国家认可
2018年12月6日,工信部公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简称《办法》),自2019年6月1日起施行。其中,明确提到鼓励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之间开展研发和产能合作,允许符合规定条件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委托加工生产。
点评:《办法》的颁布,意味着造车新势力的代工模式获得认可。依靠代工,可以让企业缩短资质取得的漫长等待时间,提前将产品投放市场,减轻产能、制造环节上的压力,让产业实现理性发展。另一方面,代工还可以解决传统车企的产能过剩问题。但代工模式仅仅是资质问题的一种解决方案。对于大多数造车新势力来说,申请资质仍与代工同步进行。
6 大考
造车新势力万辆交付赌局
2018年7月31日,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放言2018年没有造车新势力可交付1万辆汽车。随后蔚来汽车CEO李斌公开承诺在2018年年底前交付1万辆ES8,并就此与何小鹏打赌,赌注为一辆小鹏G3或一辆蔚来ES8,而后威马、电咖也宣布加入赌局。截至年底,仅蔚来完成了万辆交付目标。
点评:2018年无疑是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元年,1万辆的交付目标也仅是个初步的检验门槛。但到2018年年底,造车新势力中仅蔚来完成了1万辆的新车交付,且是在屡次延期交付的情况下。除了完成高质量的车辆生产之外,2019年,造车新势力产品的销售、售后体系上还应多花工夫。
7 跨界
地产大佬进军汽车制造业
2018年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恒大中心揭牌,恒大正式全面接管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业务,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实际上,2018年年内,包括华夏幸福、宝能集团、万通地产等多家房地产企业采取收购或者入股的方式,进军汽车制造业。
点评:房地产大佬的入局,再次炒热了汽车业,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产业。据统计,房产企业涉及新能源汽车行业产业链的投资规模已超过100亿元。不过,宝能入主观致后依然持续亏损、恒大和FF在2018年底分分合合,目前运营情况都不甚乐观。业内人士分析,房企布局汽车产业链,普遍投资金额巨大,后期在运营、品牌推广等方面投入巨大,回报周期长,收益并不明显。随着新能源汽车利好政策的逐渐退坡,行业内的竞争将愈来愈激烈。
8 管控
国家禁止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
2018年11月8日,工信部、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对低速电动车的管理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要求各省市开展对低速电动车生产销售企业的清理整顿,二是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三是要求建立低速电动车行业的长效监管机制。
点评:低速电动车行业的发展呈现野蛮增长的态势,快速增长的同时也造成很多问题,引发交通事故、加剧拥堵等。《通知》的发布对低速电动车行业而言利弊同存,对低速电动车行业的排查清理,或将减缓低速电动车行业的发展速度以及销量的增速。另一方面,《通知》认可了“三个一批”发展思路,此番的清理整顿或将使得低速电动车行业形成良性发展趋势,进入监管趋严、发展规模化的时代。
9 标准
自动驾驶路测标准出炉
2018年4月12日,由工信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三部门联合印发的《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正式对外发布。规范对智能网联汽车上路测试的主体、测试驾驶人及测试车辆,测试申请及审核,测试管理,交通违法和事故处理等进行了明确规定。
点评:安全是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第一要义,也是未来产业发展的最直接效益所在。2018年发生的数起自动驾驶道路测试交通事故引发了行业内的广泛关注。多位业内专家表示,此次《管理规范》发布是行业发展的关键一步,将推动“无人”驾驶加速走向现实生活。
10 凉凉
共享出行相继深陷泥潭
2018年12月,途歌陷入押金难退、用户维权、无车可用的困局,一时间共享汽车行业遭遇寒流成为业内关注重点。实际上,共享汽车“退潮”可追溯到2017年,2017年3月友友用车停止运营,同年10月EZZY宣布停止服务;2018年则是迎来了大规模的“倒闭”,2018年麻瓜出行、中冠出行、巴歌出行等或宣布停止服务,或陷入疑似倒闭漩涡。
点评:由于限购、限行等政策因素,共享汽车成为出行新方式,也被誉为行业蓝海,大量企业迅速涌现,同时暴露了更多问题。重资产的共享汽车行业遭遇资本寒冬,失去了资本输血,又无法自身造血,导致共享汽车企业面临困境,加上其自身存在的问题,“退潮”也就不难理解。但抵抗寒流的根本还在于企业的自救,比如提高有效利用率。
企业
11 如愿
吉利成戴姆勒大股东
2018年2月24日,戴姆勒和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分别公布了吉利集团拥有戴姆勒9.69%表决权股份的消息。按照戴姆勒当时的股价,吉利集团所收购股份的市值高达90亿美元。收购完成后,吉利集团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并承诺长期持有其股权。
点评:有预测称,未来传统汽车行业只有2-3家企业能活下来,谁能占领技术制高点,谁就是胜利者。吉利入股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双方在各领域都能展开合作,是双赢机会。
12 败走
铃木正式退出中国
2018年9月4日,长安汽车官网发布《关于收购重庆长安铃木汽车有限公司50%股权的关联交易公告》称,长安汽车以1元人民币收购日本铃木及铃木中国分别持有的长安铃木40%股权及10%股权。收购完成后,长安汽车持有长安铃木100%股权,铃木正式退出中国。
点评:对于中国市场而言,铃木退出是意料之中。铃木的小车策略已不再适应中国市场的发展。未来,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竞争愈加激烈,品牌洗牌时刻来临。
13 落空
奇瑞增资扩股“流产”
2018年9月17日,奇瑞股份及奇瑞控股分别在安徽长江产权交易所发布增资扩股预公告,并于9月25日发布了正式挂牌公告。从9月25日到12月20日,奇瑞的增资扩股公告延长4次,达到上限。截至12月21日零时,上述公告仍显示“未交易”,意味着奇瑞方面此次增资扩股计划未征集到意向投资方。
点评:业内分析认为,“未成交”的原因或是奇瑞方面的条件较为苛刻。按照公告要求,意向投资方须为单一主体,不接受联合体增资,不能是外资及整车企业。此次增资扩股完成后,芜湖系资本仍占据主导地位。
14 互怼
恒大FF之争
FF与恒大健康持续了近3个月的矛盾终于有了结果。2018年12月31日,FF与恒大健康分别发声明表示与对方达成新的合作协议。FF获得对外融资的权利,恒大健康则保留对FF的投资权利。各方同意撤销及放弃所有现有诉讼、仲裁程序及所有未来诉讼的权利。
点评:虽然双方选择“不计前嫌”,但FF人才流失、资金紧张也是不争事实。再加上贾跃亭此前被贴上“老赖”的标签,能否获得新融资,FF 91何时才能量产都很难说。
15 闹剧
长城吉利“黑公关”事件
2018年10月,一张内容显示为吉利汽车组织水军账号对长城汽车进行攻击的微信截图在网上流传,吉利汽车当晚发布辟谣声明。随后长城汽车发布声明回应,称其长期遭到某企业“黑公关”的恶意攻击和抹黑,声明中提及吉利汽车。11月6日,吉利以商业诋毁纠纷为由将长城告上法庭。11月15日,双方发布联合声明达成和解。
点评:在中国车市增速放缓、各细分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中国汽车市场更应回归到良性竞争之中,与其花时间互黑内斗,不如共同提振中国汽车的竞争力,共同进步、做大做强中国汽车工业。
16 艰难
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多次无果
2018年11月27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作价29.23亿元将一汽丰田15%股权转让给一汽股份,业内称此举有意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清除障碍。2018年一汽集团旗下零部件企业启明信息、一汽富维以及富奥股份等都在进行混改,被看作是为了加速上市步伐。从2010年至今,一汽集团始终为整体上市努力,但实际上整体上市之路并不顺畅,2016年和2017年连续两年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恳请延期整体上市。
点评:目前除一汽集团之外,我国五大汽车集团全部实现了整体上市。未来资本市场的不确定性仍无法断言一汽集团整体上市能否顺利实现。
国际
17 逝者
FCA掌门人马尔乔内去世
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简称FCA)前首席执行官塞尔吉奥·马尔乔内原定于2019年退休。但2018年7月22日FCA宣布,由于身体原因马尔乔内不再担任FCA CEO。7月25日外媒发布消息称,离任仅4天的马尔乔内离世。
点评:在汽车行业,马尔乔内一直被视作传奇人物。2004年,马尔乔内被任命为菲亚特首席执行官,并在负债累累的公司开始实施改革计划。2014年,与克莱斯勒合并成为FCA,同年马尔乔内宣布公司近130亿美元的债务已被清除。掌门人离世,如何推进产品电气化,豪华品牌阿尔法·罗密欧和玛莎拉蒂如何发展,Jeep如何提升在华知名度,还有如何面对严苛的燃油经济性标准,都是Mike Manley需要解决的问题。
18 思考
Uber自动驾驶事故
北京时间2018年3月20日凌晨,美国亚利桑那州坦佩市,一辆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与一名行人相撞,该行人在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据事发当地警方透露,事发时是深夜,涉事Uber车辆处于自动驾驶模式,车上有一位安全驾驶员。在事故发生后,Uber临时暂停了在坦佩、旧金山、匹兹堡和多伦多的自动驾驶车辆路测。但据外媒报道,Uber自动驾驶或在2018年12月底重启。
点评:Uber自动驾驶事故的发生,为所有自动驾驶玩家敲响了警钟。从自动驾驶概念产生以来,伦理和安全等问题就相伴而生,也让自动驾驶的发展与普及需要长时间的验证。尽管事故暴露了自动驾驶技术的不完善,但也促进了生产商对于自动驾驶的测试和研发。
19 丑闻
卡洛斯·戈恩因薪酬问题被捕
2018年11月19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日产汽车会长卡洛斯·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自身薪酬被东京地方检察院带走。日产汽车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也因涉嫌与戈恩合谋于同一天被逮捕。此后,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先后解除了戈恩的董事长职务,但雷诺董事会仍维持戈恩公司CEO的职位。
点评:业内猜测日产可能利用戈恩退出来改变联盟力量平衡。长期以来,日产一直对法国政府干预联盟的做法感到不满,并且由于日产业绩表现越来越好,不满之声也越来越多。尽管日产汽车、雷诺汽车和三菱汽车都表示,戈恩被捕不会影响联盟的未来,但舆论仍有怀疑。
20 变革
通用裁员
2018年11月26日通用汽车表示,将于2019年年底前裁掉15%的受薪员工,其中包括25%的高管,裁员人数或达14700人,并在全球范围内关闭7个工厂,进一步整合全球业务结构、控制成本以及降低支出。这也是通用汽车自十年前受金融危机影响破产以来,首次大幅缩减员工规模。
点评:随着全球汽车产业转型加快,越来越多的汽车厂商开始通过各种方式重组调整、削减成本,加快朝电动化、智能化和互联化转型。根据销量数据,通用汽车在中美两大主要市场的销量持续疲软,2019年能否渡过危机、成功转型还未可知。


 
网站首页 | 最新多功能抢险车推荐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声明 | 版权隐私 | 战略投资 | 刊登广告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苏ICP备 10206504
技术支持:专用车网站